鸿策集团
当前位置: 首页>>  成功之路>>  行业前沿>> 小贷公司降杠杆 蚂蚁金服或最受伤

小贷公司降杠杆 蚂蚁金服或最受伤

2017-12-02浏览次数:287

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和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近日联合印发了《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下称《通知》),对现金贷的资金端进行了严格控制。

  12月1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和P2P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近日联合印发了《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下称《通知》),对现金贷的资金端进行了严格控制。


  不但之前红红火火的资金中介兜底的银行助贷模式被宣告寿终正寝,以蚂蚁借呗为代表的千亿ABS融资也触及到天花板。


小贷公司降杠杆


  牌照收紧,却更一文不值?


  《通知》要求,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这也就意味着,市面上的很多未持牌的互联网平台必须放弃现金贷业务。


  此前也有很多互联网平台或上市公司企图在监管落地之前,快马加鞭获取小贷公司牌照,但现在已经宣告失败。


  正如《通知》显示,小额贷款公司监管部门(也即地方金融办或金融工作局)暂停新批设网络(互联网)小额贷款公司;暂停新增批小额贷款公司跨省(区、市)开展小额贷款业务。


  已经批准筹建的,暂停批准开业。事实上,11月21日,互金整治小组就已经下发了《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


  上周,步森股份(002569.SZ)和新国都(300130.SZ)便双双宣布终止了参与设立网络小贷公司的计划。11月22日晚间,步森股份发布拟终止参与设立西安星河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公告。


  当天,新国都也公告决定终止设立全资子公司海南新国都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此前,拿小贷牌照者纷至沓来。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11月22日,全国共批准213家网络小贷牌照(含已获地方金融办批复未开业的公司),有189家完成工商登记。


  其中,2017年年初至今新设网络小贷公司数达到98家,超过2016年全年总和,是2016年全年的1.66倍。


  虽然看起来牌照收紧,现有的牌照应该价格水涨船高,但是更多人大呼网络小贷牌照一文不值。


  《通知》对现金贷资金来源加了不少条条框框,获取银行、P2P资金受阻,小贷公司杠杆率又被限制,现金贷市场急剧收缩,大洗牌不可避免。


  银行再也不能躲在现金贷背后挣无风险的钱


  《通知》显示,银行业金融机构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开展贷款业务的,不得将授信审查、风险控制等核心业务外包。


  助贷业务应当回归本源,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应要求并保证第三方合作机构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费。


  这也就意味着现有的第三方兜底的银行助贷模式被彻底叫停。


  不少现金贷的金主是银行,这种模式通常会被粉饰为助贷。助贷顾名思义,就是帮助有放贷资质的持牌机构放贷,赚取中间差价和费用的行为。


  不少互联网金融平台在监管收紧、资金短缺的情况下,选择从银行拿钱。对于此种现象,澎湃新闻曾经在《暴利的现金贷公司背后,银行、信托等在源源不断地提供资金》一文中有详细说明。


  但银行作为更为老牌的金融玩家,怎会愿意轻易涉足在其眼中是次级贷款的互联网金融呢?奥秘就在于一纸抽屉协议。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对澎湃新闻表示,一些助贷机构与金融机构签署抽屉协议,由助贷机构为金融机构某些借贷合同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有时候还要求助贷机构的实际控制人、CEO在合同上签字,以个人全部财产作为连带担保人之一。


  挣钱了可以分一杯羹,亏本了第三方平台扛,银行何乐而不为呢?


  但风险暗含其中,一旦以贷养贷的把戏玩不下去,坏账过高,助贷机构无力支撑,则有可能触发风险警报。


  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表示,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一些助贷机构为了冲流量而放松了信用审核等风控环节,这可能会带来两个主要影响一是信用审查、风控工作不严,导致坏账增多,造成风险向银行、信托等资金提供方传导、扩散;


  二是让不应该获得贷款的人获得贷款。这些客户或还款能力较低、或金融风险意识较差,甚至存在恶意骗贷等行为,有可能会给借款人造成征信污点和经济损失。


  按照穿透式监管的思路,以上行为实际上还是会被认定为:助贷机构扮演信用中介,深度参与借贷法律关系,甚至就是拿持牌机构当通道,自行放贷。


  这种畸形的发展路径,可能会引发金融风险事件,届时,银行等机构也被拖下水,肖飒表示。


  除了直接提供资金之外,此前银行,特别是城商行和信托,尤其钟爱基础资产为现金贷的场内和场外ABS(资产支持证券)。


  但《通知》也禁止了这一条为现金贷输血的路径银行业金融机构及其发行、管理的资产管理产品不得直接投资或变相投资以现金贷、校园贷、首付贷等为基础资产发售的(类)证券化产品或其他产品。


  P2P网贷也不能再为现金贷供血。


  在《通知》中有一条是加强小额贷款公司资金来源审慎管理,其中提到,禁止通过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融入资金。


  而P2P方面,也被要求不得提供无指定用途的借贷撮合业务。这种无指定用途的撮合业务,事实上就是现金贷。


  蚂蚁金服或最受伤


  这次断粮,恐怕最受伤的是蚂蚁金服这家全国最大的现金贷公司。


  同样在加强小额贷款公司资金来源审慎管理这部分,《通知》称,以信贷资产转让、资产证券化等名义融入的资金应与表内融资合并计算,合并后的融资总额与资本净额的比例暂按当地现行比例规定执行,各地不得进一步放宽或变相放宽小额贷款公司融入资金的比例规定。


  上述规定意味着,蚂蚁金服通过场内ABS动辄融资千亿的好光景不再。


  小额贷款的资产证券化近两年来发展神速。据万得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前11个月,小额贷款的资产支持证券(ABS)发行规模分别为144亿元、726亿元和2421亿元。而蚂蚁金服,可以说是其中的最大玩家。


  根据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至10月末,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发行37个ABS项目,融资总额为1006.4亿元,这部分主要是给蚂蚁借呗供血。


  此外,根据日前披露的《蚂蚁借呗系列2017年度第一期资产支持票据募集说明书》,蚂蚁小贷成功在交易商协会申请注册发行资产支持票据总额300亿元,第一期发行金额30亿元,这是蚂蚁小贷首次发行资产支持票据(ABN),其是由交易商协会主管的ABS产品,在银行间市场发行。


  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今年前10个月也发行了38个ABS项目,发行总额为997亿元,这部分输血的对象是蚂蚁花呗。不同于符合《通知》中对现金贷的定义的蚂蚁借呗,蚂蚁花呗是有场景的互联网贷款,在此不纳入计算。


  但即便是这样,蚂蚁借呗的ABS融资金额也超过了千亿,如果把这些全部纳入表内融资计算,融资总额与资本净额的比例惊人。


  需要注意的是,根据《重庆市小额贷款公司融资监管暂行办法》,重庆小贷公司的杠杆倍数最多是2.3倍,而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金是18亿元。


  蚂蚁金服再也不能通过加码ABS做大现金贷,形成规模性盈利。对于超比例规定的小额贷款公司,《通知》要求,制定压缩规模计划,限期内达到相关比例要求,由小额贷款公司监管部门监督执行。更多行业资讯关注鸿策集团官方网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鸿策集团>> 成功之路>> 行业前沿>> 小贷公司降杠杆 蚂蚁金服或最受伤
更多>>成功案例
更多>>常见问题